www.95990055.com-畅听网_EJOY简悦

www.95990055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后天的排名赛,我们换组吧。”秦雨阳说。

等他再次醒来之后, 就发现自己手里握着凶器, 而属下倒在血泊里。

“谢谢。”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,苏冉秋略尴尬。

反正从家里出去的时候,他在酒店的洗手间哭得稀里哗啦,然后就释怀了,跟过去告个别,迎接新的生活,以及自己。

眼睛望着那碗香喷喷的炒面,他抿了一下嘴,然后拔起筷子,默默地吃起来。

苏冉秋放下手里吃到一半的东西,双手无声地握住秦雨阳的手腕。

这么多野兽的头, 他们两个菜鸟守得住才怪!

“等等。”沈慕川沉声叫住他:“魏临,出尔反尔可不好。”

不管怎么说,战功赫赫的将领,他的子嗣总是令人优待的。

“天呐……”雷茜又震惊了,第一大学不就是金洛那个恶毒少爷屡次都考不上的大学吗?

苏冉秋坐上去,肩膀贴着,一个靠着墙,一个靠着人,开游戏,加好友:“你先等等,我拉一波人,我怕我带不动你。”

负责办手续的工作人员一看,是来探视配偶的,而且配偶是个男性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差点呛到, 似乎没有想到年过半百的克雷格教授竟然如此奔放, 一言不合就开车。

“嘁,你以为我出尽了全力?”智商堪忧狼。

这些目光秦雨阳与生俱来就很适应,他从来不受别人影响,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“小秋,先上车吧,我给你买了吃的。”秦雨阳捏捏他提议道,分外注意自己的语气不能吐槽。

“滚!”秦雨阳说:“我压根就不是那个意思,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?”

沈慕川用自己的背挡住秦雨阳的身影,手掌遮住对方的脸,有意识地保护隐私,却不舍得结束这个甜蜜的接触。

这样都能触景生情,他也是佩服苏冉秋。

搬家那天是个艳阳天,老旧的旧物摆在斑驳的过道上,那是准备扔的。

龙族青年愣了愣,回答:“夺权。”

——中午就出狱了,你现在在哪里?

秦雨阳落难的位置隐秘性强,一眼看过去还真不容易找到,除非特意下山坡去找。

顿时,沈慕川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张秦雨阳凶巴巴的脸孔,搞得自己一愣:“你们搞错了吧?”他抿着嘴,觉得今天的汇报不靠谱。

“虎落平阳,有什么办法。”秦雨阳依旧笑眯眯地,他本人身高一米八八,长得相貌堂堂,器宇轩昂,坐在空间窄小的跑车副驾驶里面,还真有那么点困兽的感觉。

“不是,是XX杂志的主编魏先生,亲自来采访你。”狱警今天的话痨之魂也很活跃:“你不知道他是谁吧,但是你一定认识他爸。”

秦雨阳微微一笑:“没错,那说一下比赛规则吧。”他话锋一转,切入正题:“一局定胜负,怎么跑你说了算。”

说到这里,狱警口吻惆怅:“唉,原以为你会待满一年。”结果和他老公一样, 都是来去匆匆的大佬。

“哦,出了点事儿。”秦雨阳说:“今天我来给他代班,你看行吗?”

有了昨天的经验,秦雨阳很快就稳住了在自己体内冲撞的力量。

“啊?”秦雨阳觉得秦雨顺可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可是对方生气成这样,他一点都不敢解释:“我在大学门口,刚接到人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庄严肃穆的图书馆应该和严以梵更搭。

回家面对父母的时候,全程护着,没让他受一丁点委屈。

“唔……”

如果有结果,这件事马上就能了结。

国内,在父母的家吃饱喝足,秦雨阳倒在两米宽的大床上睡得像一头猪。

但不出意外,都面露惊艳/卧槽。

穿着正装来探监的人可能不多,但他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嗯,今天在电话里说的。”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:“我也觉得,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顿时觉得手里的牛奶是套路,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,最后还是无所畏惧地喝了一口:“可以啊,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一般一个院子会入住六到八个学生。

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,就是,男人嘛,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。

作为一个身上从来没有穿过粉色的大老爷们,他头一歪倒在地上崩溃了。

今天一整天,秦总裁满脑子都是混账弟弟那句:晚上回家吃饭。

——真不想上课的话,逃课出来校门口,敢不敢?

沈慕川揉了揉挨揍的嘴角,不怒反笑,因为秦雨阳长得牛高马大,不可能就这么点力气。

秦雨阳也没有老到不能动的地步,他走进小厨房时,裤裆里肃然起敬,却被他视而不见。

站在他面前的龙族青年,一改平日张狂的模样,竟然显得不自在,说:“我可以请您帮我们主持订婚礼吗?”

“嗯,案子我会继续查的。”老井暗暗地反省了一下,自己这张嘴.巴可真不会说话:“嘿嘿,那我先走了,川哥再见。”

他能想到的不怂秦雨阳的,约莫只有秦雨顺。

“爸妈,”秦雨阳说:“我们也回去了。”他跟父母说了一声,就带着心事重重的苏冉秋出了门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他的完美人设还没崩塌之前,就来了一个真正完美人设的主儿。

麻醉剂彻底生效, 秦雨阳彻底昏迷了过去。

天下这么大,想要找一个刻意躲起来的人,就算是一向无往不利的秦雨顺也束手无策。

“秦雨阳?”他迅速起来,跑到厨房看了一眼。

“这床,”秦雨阳踢了踢卧室那张两米宽的大床,笑哼:“老子喜欢。”

因为真的享受极了……跟这个男人气息相融的滋味,但他时刻保持警惕,一旦对方手越过那道不可能妥协的安全线,就立刻讪讪地推开。

“我这里只有一双拖鞋,你想穿就自己去买吧。”苏冉秋见他穿不上,心里还挺痛快的。

“可我就是怕。”他跨下去一条腿,又倒回来:“要不我在这里等你?好不好?”他扣回安全带:“你就说你一个人来。”

责编: